首页
疾病病因
临床表现
疾病诊断
疾病治疗
疾病预防
饮食保健
疾病用药

学会第三个字夸妻子的好徐桂芬说完

”徐桂芬不顾反对,硬是将丈夫背回家中

“我跟大家说,我就不信邪,我相信他能醒过来“当时我就想,即使真不行了,死也得死在我们自己家里”让所有人意外的是,李玉丰真的醒了过来,并且在妻子的照料下,左半侧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

3月22日,在长春市开运街与飞跃中路交会处,一栋简陋的平房内,徐桂芬端着饭碗一口一口地喂瘫痪在炕上的丈夫李玉丰

2007年的一天夜里,李玉丰突然患上了脑血栓,随后入院接受治疗

徐桂芬说完,李玉丰伸出左手的大拇指,吃力地说出了一个字:“好”徐桂芬说,这是他刚学会说的第三个字

为了更好的照顾李玉丰,徐桂芬在离家几百米远的商场内当起了保洁员,以便随时能赶回家照顾他,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也尽可能的为她提供方便

“他生病修正脑血栓后,我俩就再没有互相生气过,我现在就想一辈子都对我老公好”徐桂芬说

徐桂芬的同事郑玉琴介绍,自从李玉丰瘫痪后,徐桂芬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他“现在她的腰不好,回到家后,李玉丰就用他唯一能活动的左手,给她捶背、揉肩”郑玉琴说

夸妻子的“好”

[导读]

妻子的坚持让他醒过来

夫妻俩定下“爱情暗号”

3月22日11时许,徐桂芬接到了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只发出了一声“啊”,她急忙放下手里的保洁工作从单位跑回家“这是一个暗号,我老公喊我了”徐桂芬说

“我俩在一起就吵架,几乎没有几天消停日子”徐桂芬说,恋爱时就吵架,结婚后也吵以前两人上街“没有像恋人一样牵过手”,也一直成为了徐桂芬最遗憾的事

今年45岁的徐桂芬与51岁的李玉丰结婚已经22年,有一个针剂脑血栓20岁的女儿

1990年,经过媒人介绍,徐桂芬认识了李玉丰“当时我不是特别喜欢他,但是他太会来事了”徐桂芬说,处了一段时间后,两人就结婚了

现在只想对他好

记者 王小林

(请王女士注意查收新闻线索奖)

“我老公生病后,就不能说话了只能发出‘啊’和‘嗨’的声音”徐桂芬说,李玉丰患脑血栓后留下了后遗症,半个身子瘫痪了,大小便不能自理,连语言能力也丧失了

“当时医院都告诉我准备后事了”徐桂芬说,就连身边的亲人和朋友见了昏迷不醒的李玉丰,都觉得没希望了李玉丰的姐姐将夫妻俩接到了家中,并做了最坏的准备

只能说出“啊”和“嗨”

夫妻二人制定了一个“爱情暗号”,一旦有事,李玉丰就用放在家里的手机给她打电话,“啊”就代表着要去厕所,“嗨”就脑血栓失语代表着又弄到身上了,需要换洗衣物

“我和孩子都是看着他吃,后来他知道只买一个水果,就说啥也不吃了”徐桂芬说,“大伙都说我真能宠着我老公,可我觉得那不是宠,只要他开心,只要他活着,我们的家就是完整的,不论咋样,都是幸福的”

学会第三个字

患病后昏迷不醒

尽管不能说出一个完整的词语,但从李玉丰不断绽放的笑脸可以看出,他很幸福

“我老公就是一个老小孩,生病后性格变了很多,需要我和女儿多哄哄他”徐桂芬说,尽管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,但前几年为了给李玉丰补充营养,她和女儿每天都会给他买一个水果

李玉丰的脸上绽放的都是幸福 助理记者 王骁猛 摄

以前总吵架


白癜风治疗
白癜风医院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sjmnc.com/jbbx/579.html